污山妖王月吟

hey这儿圈名闽樾,大家喊我月吟就好XD,贴吧ID【kuran绮染】,主混手绘/板绘/APH/王者农药,是个渣渣而且小透明并且是个辣鸡王昭君qaq。企鹅2284324483,确定不来找我玩么?

很古板先生与不知羞先生

冷爭妍:

魏无羡在洋洋得意地宣称他已经十多年没感冒之后,感冒了。




他觉得是蓝忘机害的,毕竟浴桶都是他弄坏的,而这次弄坏了浴桶之后没来得及把人拎回床上,便直接按在浴】室冰凉的大理石地板上开始干活。




悲惨的是,事后要清理,没热水了。




魏无羡溼淋淋地被蓝忘机用浴巾包成一团抱回床上,一边吸鼻子一边让对方给他擦头髮,还没擦完就睡着了,哈喇子流了蓝忘机一肩膀都是,还有股间几缕滑腻腻的东西淌出来,落在对方大】腿上。




蓝忘机揉揉他,想把他揉醒,魏无羡睡眼惺忪问他干嘛,后来明白了,蓝忘机不想让他弄髒床单,于是手伸到他腿心间要擦。魏无羡迷迷煳煳地把人拍开,去抓对方的东西往自己下面塞,滑进去了,他便砸了砸嘴,亲了蓝忘机好几口,咕哝着说:「我看你立体防漏侧边做得怎样哈,蓝湛明天见。」倒头就睡。




蓝忘机:「......」




蓝忘机还要揉他,魏无羡又往他颈窝裡鑽:「睡了睡了,不撑不撑,不担心流量突然涌】出。」




蓝忘机只好抱着他一动不动,免得滑出来。




结果后半夜愈睡愈热,魏无羡却愈睡愈冷,显然是他发烧了。




蓝忘机找不到耳温枪,只找到一支传统了温度计让魏无羡夹在胳臂下面;魏无羡不干,又要往自己屁】股裡塞。




蓝忘机:「......」




魏无羡:「腋下没这裡紧,体温不准哈。」




蓝忘机:「别玩了。」




魏无羡:「我不舒服,蓝湛你亲】亲我......」




蓝忘机依言亲】亲他,魏无羡意犹未尽:「听说把感冒传染给别人自己就会好。」




蓝忘机:「......」




隔天蓝忘机请假在家照顾魏无羡,给他煮点清粥吃,还用热水给他泡泡脚。但魏无羡还是头晕盗汗觉得冷。蓝忘机帮他用毛巾细细的擦拭脚趾头,魏无羡就一脚踩在对方肩膀,心疼说:「二哥哥,你让我传染下,我就好了,你生病换我照顾你。」




蓝忘机:「不用。」




魏无羡:「不然你上床来抱抱我,亲】亲我,不然我好冷。」




蓝忘机:「传染给我你也不会好。」




魏无羡:「好吧不传染给你,那你拿一片保鲜膜来。」




蓝忘机不解其意,还是给魏无羡拿了来,魏无羡就把保鲜膜贴在嘴巴上,模煳不清地说「你来亲我」。




蓝忘机:「......」




魏无羡见他没反应,伸手把人搂过来亲,然而两人唇齿间隔了一片保鲜膜,亲得颇不满足,直到魏无羡伸手摸进蓝忘机髮间,摸】到了隐隐跳动的青筋,知道对方终于受不了了。果然,蓝忘机一把揭了保鲜膜,把魏无羡压在床上狂亲一气。




魏无羡一边享受一边用膝盖顶蓝忘机腿】间:「唔......嘿嘿嘿嘿。」




蓝忘机抓】住魏无羡的膝盖:「当心身体不适。」




魏无羡:「我已经够不适了,你进来弄弄我嘛你看我下面都流鼻涕了。」




蓝忘机:「......」






(待續)


想到再繼續寫_(:з」∠)_

评论

热度(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