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山妖王月吟

hey这儿圈名闽樾,大家喊我月吟就好XD,贴吧ID【kuran绮染】,主混手绘/板绘/APH/王者农药,是个渣渣而且小透明并且是个辣鸡王昭君qaq。企鹅2284324483,确定不来找我玩么?

【魔道祖师】浪里有毒

升沉:

  -0-


  集体旅行是个好活动。


  -1-


  刚到酒店正在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摆出来的江澄突然手下一停,一个深呼吸后拨通了隔壁房间的内线电话——


  “魏无羡我箱子里的吹风机是不是你塞进来的!”


  “是啊。”电话那头的声音不要太理所当然,“晚吟,头发在全湿的状态下是最脆弱的,吹到六七分干刚刚好,作为你亲爱的室友要时刻为你三十年后的发际线问题未雨绸缪,请你相信它的实用性。”


  “......所以你就把你前几天看错功率买的一个理发店大型黑色吹风机放到我这里了?”江澄微笑脸,“魏无羡你知道带着一个2000W的电器出门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吗?”


  “喔,好像是有点。”电话那头的人若有所思,片刻后得出结论,“所以放在了你的箱子里而不是我的啊。”


  江澄摔下电话大踏几步蹭地一下拉开房门要出去和魏无羡当面干架。


  正撞上作势要敲门的温情。


  “楼下有个便利店,我去买点喝的,要不要一起?”


  见惯了温情平时扎高马尾的样子,偶尔看到她散着一头刚洗完的湿漉漉长发,江澄面皮莫名一热,立马回去拿了吹风机搁温情手里并用力甩上门,还不忘隔着门大喊一句:“吹干绑好再过来找我!”


  背靠着门好一会儿,江澄才反应过来把自家女朋友就这么关在外面是不是有哪里不对,此时手机的信息提示音响了一下,温情的——


     “吹风机不错。”


  还没来得及得意,一眼瞥见下一行——


  “用来烘干阿宁今天不小心踩进水坑的鞋子刚刚好。”


  魏无羡我们还是来打一架吧。


  -2-


  高中时期魏无羡常常是独来独往的一个人,尤其在大家搭伙吃中饭的时候,形单影只的魏无羡格外显眼。


  不是因为大家孤立魏无羡。


  是因为魏无羡很能吃。


  毕竟大家都不想在和一个人平摊一个月的饭钱之后眼睁睁看着他吃了三分之二分量的食物。


  这是一个并不悲惨的故事,然而魏无羡常常用它来卖惨。


  “二哥哥你看我多可怜啊,以前都没人愿意和我一起吃饭。”


  蓝忘机铲起一块披萨到魏无羡碗里:


  “现在有了。”


  同样铲起了一块披萨的江澄手一抖,披萨面朝下掉落在地。


  把一盆蔬菜沙拉挪到跟前的温情和江澄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做出了与魏无羡友尽三分钟的决定。


  后者是为了祭奠那块无辜牺牲的披萨。


  前者是愤恨于魏无羡吃这么多居然还长不胖的体质。


  -3-


  温宁不太明白为什么路上的行人都用一种奇异中带着些同情的眼光看着他。


  他面带疑惑地望了望走在他前面的魏无羡和蓝忘机,江澄和温情,金子轩和江厌离。


  “有点饿了。”半路上魏无羡刚撂下这一句,见江澄从包里掏出了一条巧克力,顿时来了精神,“抹茶味的好吃!江澄你买的?”


  “超市打折促销。”江澄把巧克力沿着凹陷刚好掰成七块,高冷地分给众人。


  蓝忘机不爱吃甜食,他的那块自然进了魏无羡的肚子。剩下最后一块递到温宁手里,温宁摇摇头:“我巧克力过敏,吃不了,给魏先生吧。”


  “好啊。”魏无羡满面欠揍笑容晃得江澄手痒,正要说句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啦,两根指头在眼前一晃而过。


  温情轻轻巧巧地拈起最后一块巧克力塞进了江澄嘴里。


  -4-


  沿着海河一直往北,就能走到这个城市非常著名的摩天轮观景区。


  蓝忘机没想到在海河边上能碰见蓝曦臣。


     “毕业后和大哥还有阿瑶碰面的机会少了,前几天聚会的时候临时决定趁着假期来一次短途旅行。”蓝曦臣向他们介绍了同行的聂明玦和金光瑶。


  河里有不少光着膀子仰泳的大叔,金光瑶笑眯眯地有感而发:“真有兴致啊,也不知道这河里的水深不深?”


  聂明玦目测了一下:“淹两个叠起来的你还是不成问题的。”


  ......


  -5-


  假期能够淋漓尽致地暴露人口大国属性。


  排了半个小时的队伍好不容易转过了一个弯,眼前赫然是望不到边的恐怖长龙,魏无羡把脸搁在蓝忘机肩头:“我们来玩谁是卧底打发时间吧。”


  哪里有游戏,哪里就有黑洞。


  -5.1-


  “这是个地名。”温宁第一个发言,看着手机上跳出来的名词补充了一句,“嗯...我们现在就在这个地方。”


  “......”


  众人低头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印度”两字,表情精彩纷呈。


  “你作为第一个人,哪来的自信觉得你不是卧底?”温情望天。


  -5.2-


  江澄:“长方形”


  江厌离:“有些人会随时携带。”


  魏无羡:“上面写着个人信息。”


  温情:“买车票会用到。”


  温宁二话没说掏出了身份证在众人面前展示了一圈。


  金子轩差点摔了显示名词为“名片”的手机:“能不能给卧底点活路!”


  -5.3-


  看清手机显示“张辽”的一瞬间,温宁忧愁地道:“这个人我不熟啊......”


  “......”


  众人低头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张飞”一词,无言以对。


  -5.4-


  “为了避免出现上一局那种因为不了解名词从而一秒掉码的情况,我觉得我们还是自行出题比较好。”江厌离建议。


  江澄自告奋勇成为该轮出题人。


  于是——


  金子轩:“表情包。”


  江厌离:“忠诚属性。”


  温宁:“可以揉脸。”


  温情:“蠢且帅。”


  蓝忘机看了魏无羡一眼。


  “我拒绝参与这轮‘汪星人’VS‘哈士奇’的题目。”偷看了温宁手机的魏无羡立场坚定且双腿哆嗦地道。


  -6-


  “买摩天轮的票要用现金,温情今天刚取的现金在谁那儿来着?”魏无羡在一群人里张望。


  温宁高高举手,回答响亮:“我这儿!我姐的钱放在我的背包里了!”


  “......”魏无羡环顾排在身后的一群陌生游客,有些无语,“咱能别这么耿直吗?”


  -7-


  一坐进摩天轮包厢,魏无羡就瘫在了蓝忘机的大腿上。


  “等了三个小时四十分钟,可以,这很节假日。”温情的脚底心都站酸了。


  “哦靠。”江澄对着手机爆了句粗。


  “怎么了?”魏无羡仰头问道。


  “我一个本地同学看到我的朋友圈后评论。”江澄浑身散发着生无可恋的气息,“他说这个摩天轮网上订票乘坐是不需要排队的......”


  -8-


  “这里应该不止100米高吧。”温宁把手掌贴在玻璃窗上向下俯视。


  温情揉了揉脚踝:“你仿佛在说废话,”


  “如果我们都站在包厢一边,它会倾倒吗?”魏无羡非常认真地问。


  “应该不会,不过如果我们同时跳起来,落地时的冲击力还是有可能让包厢坠毁的。”温宁非常认真地分析。


  “如果包厢掉下去,我们可以打开门跳到摩天轮的检修云梯上,然后爬下去。”温情非常认真地给出逃生路线。


  “如果是升到最高点掉下来呢?”江厌离透过玻璃窗看向斜上方。


  “阿离不慌,升到最高点掉下来就很有可能会卡在摩天轮的主轴上,不会摔到地上的。”金子轩说着搂紧了江厌离的肩膀。


  江澄连拍高空俯瞰夜景的心情都没了:“......为什么要讨论掉下去的事,好好活着不好吗?”


  -9-


  一行人步行回酒店,魏无羡把兜里的钱包放进了温宁的背包里:“收好了,别像你卖了你姐似的把我的钱包放在什么地方都公之于众。”


  “啊啊,好的。”温宁点点头,想了想又道,“可是我觉得没有小偷真的会在那儿下手啊。”


  “因为保安多?”


  “不是,是因为应该没有小偷愿意排那么长的队来偷我们的钱......”


  “所以我觉得电视剧里的什么摩天轮上安炸弹可行性太低。”江澄插话,“就为了搞个事,还得排那么久的队伍。”


  魏无羡摸摸下巴:“喔,那大概是他们提前在网上订票了吧。”


  -10-


  坐车到另一个城市,他们拖着几个箱子走进早先订好的青旅。房间很干净,墙上还有之前的住客留下的文字。


  “‘山海不可平’。”蓝忘机刚从前台交接完回房间,就听魏无羡在念墙上的字。


  蓝忘机俯身帮他铺好床单:“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厉害了我的机。”魏无羡笑。


  “......”


  “那下一句是什么?”魏无羡思索了几秒,“大清早已亡?”


  “......”


——————————————————————


  这几天积攒下来零零散散的段子


  感受一下我身边这种奇异的画风

评论

热度(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