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山妖王月吟

hey这儿圈名闽樾,大家喊我月吟就好XD,贴吧ID【kuran绮染】,主混手绘/板绘/APH/王者农药,是个渣渣而且小透明并且是个辣鸡王昭君qaq。企鹅2284324483,确定不来找我玩么?

【渣反/魔道\天官】痒

素素正在备战法考和Dele:

素素的甜饼铺子今日份的出炉啦
依然是我,依然无脑甜

老夫老妻的七年之痒梗,欲知后事,戳进来看啊


话说欢迎扩列





【冰秋】

沈清秋现下是正儿八经活成了清静峰清静二字的代名词,养儿防老,养徒儿防单身。在一起的年数都与扇子骨一边多,说对狼崽子徒弟没点依赖感,连沈清秋自个都不信

不过他毕竟没忘了自己从何而来,也记得在现世的人们总说什么红玫瑰与蚊子血的。洛冰河心里无他人,这点沈清秋知道,但这“七年之痒”有没有,就不太清楚了

心里老记挂着这么个事儿,沈清秋今晨被洛冰河揽在怀里喂粥的时候走神,叼着勺子就不松口了,如果说人越活越孩子气的话他这会怕是像个叼着奶嘴儿不放的

“师尊,师尊最近跟我在一起总是在想旁的事,怎的都不想我了”洛冰河俯身拿鼻尖在对方颈间蹭蹭,过了这么多年,还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对方又离开

沈清秋吐了勺子往人怀里又靠了些

“冰河啊…”

“师尊怎么了,眉头都皱着”低头一阵细碎的吻似乎是和那微颦的眉较上劲,不亲平不罢休

“为师近来在想…我们两处得久了,啊你别担心,我是一点都没有。就是…为师不知你会不会觉得为师无趣,厌了”说话做事得先表明自己的心意不让这孩子想太多难过已经成了下意识的习惯。话出了口其实心里也大抵有个答案了

不过打死没料到自己会被这崽子摸脑袋,这感觉跟两人换过来了一样

“师尊啊,你天天摸我脑袋让我别想那么多,让我信师尊,怎么现在反而是师尊像个孩子了。师尊已经活进我命里,如若没有师尊我便不是我而是旁人了,既是一体,何来二人相处之厌”

“我知道了,师尊其实,也像我离不开师尊一样离不开我了”

【漠尚】

尚清华记得自己的双亲就是因耐不住平凡日子的琐事终于是厌倦了就离了婚。今年恰好是他与大王,哦不,他被大王直接塞进喜服扛进喜堂结婚,整七年。

一个人平日里再没心没肺小强精神,也难免心里犄角旮旯有那么些伤疤一碰就钻心的疼

虽然不确定魔这种生物究竟会不会和人一样喜新厌旧,不过在目睹了别的魔界贵族打着充实漠北后宫的旗号送来那一堆妙龄女,尚清华的脸黑的比漠北的袍子都黑,偏偏漠北直魔癌深重还没完全教回来,摸了把他脑袋就同那些个贵族赴宴去了

漠北应酬完把那些个烦人玩意儿不论公母一起打包扔回去,大步赶回来才发现自家媳妇眼睛红红的活像自己上次钓来给他玩的金鱼

尚清华把被子蒙在头上缩成一团,漠北知道,又惹媳妇生气了

“大王…我天天在你眼前晃你看烦了是不是。你是不是最后也要因为厌倦就不要我了”

“媳妇儿…”尚清华不看他也知道,漠北这会要是搁现代,肯定是副在外只手遮天回家搓衣板都肯跪的委屈模样

“我就是怕嘛,怕大王你也不要我”

无奈连被子带人一起圈在怀里大手一顿揉

“我以前不知怕的”

“那可不,大王你当年飞镖都插腰子了还在外面冷着脸杀人呢”

“但有你以后我知道了”

“噗…”忽然想起自己当年中二少年时期的个性签名:爱我你怕了吗。一向脾气来得快走的更快的尚清华极其不争气的笑了出声


“我不赶你走,你也不许走,不然你去哪都给你绑回来”


【忘羡】

日子缓缓,曾经那场血雨腥风已从大多数人的记忆里淡去化作说书人口中的“想当年”

当年的老祖这会儿被蓝家几个胆大的小子在江澄鼓动下喊成了“老懒”。路过静室常能看到一换了一身紫衣的少年郎骑坐在院里树枝上横笛吹着新曲

若见到了朝夕相处的那人,就双腿勾在树枝上倒挂下来。双臂环抱胸前懒洋洋说一句“二哥哥,好无聊。你陪我”

白衣男人上前伸手接住熟了的果子一样从树上坠下的爱人抱在怀里。心里默记了一笔“三天之内,第十二次说无聊”

接下来的半月,蓝忘机向兄长告假,极为罕见的主动带魏无羡出门,也不是为了野猎有事就仅是带他去彩衣镇买些点心

“二哥哥最近怎的这么贪玩。叔父又要怪罪是我整日拉着你游手好闲,我可真是委屈死了”

“你说无聊,我…”爱一人入骨,他的一切细节都会被自己的眼睛不自知的放大,一丝半点的风吹草动心里都是一阵波澜

“二哥哥,你莫不是怕我厌倦了?”

“嗯”取了块点心喂进对方嘴里,借着吻去他嘴角残渣的机会在脸颊上轻咬了一口

“哈哈哈哈哈蓝湛你怎么这么多年还这么傻,我能说得出无聊你该高兴啊。你想想,以前我一个人被千夫所指的时候,最不可能说的不就是这句无聊吗。现在就是和我家含光君在一起,日子过的太好才能享得清欢”

“嗯,我也…无聊”

【曦澄】

泽芜君几日前察觉了自家弟弟担忧魏公子倦他的心思。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有必要主动些让习惯了有什么心思自己担的爱人安心些

随意寻了个近日嗓子不适定要亲自去云梦挑些莲子芯才能好的由头就去了莲花坞。

“阿澄,我保证我会一直爱你如初”

“蓝涣我就帮你摘个莲蓬你不用感动成这样吧?大白天的说啥呢,你不嫌羞我还…”

蓝曦臣看着爱人红透了的耳尖和被下意识攥进手心的银铃,心下了然,这会自己又说到爱人心坎里去了

“蓝涣你别笑了,你笑起来我心里乱糟糟的,回回都抢我话说真是的”

“是,我的错,阿澄别生气。”

江澄随手丢了个莲蓬给对方,趁人分神身上去接的空档闪身上前在让喉结处落下一吻

“你不是嗓子不舒服吗,我亲完你还不好?”

【追凌】
“阿凌,我们成亲以后要是也有七年之痒怎么办?”

“怎么办?你敢我就把你埋了种个新的出来”

“种我得我还是我啊”

“我也没打算要别人啊”

【花怜】

成亲七百年,太子殿下被宠得终于是把收破烂当成偶尔消遣时间的业余爱好。偶尔也去天庭走走,帮帮忙,劝劝两位将军的架维护一下天庭治安

这回花城上去接自家夫人,接到的是太子殿下。一如千年前悦神之日的重现,繁复端庄的礼服,金面具和仅戴了一遍的耳坠

“哥…太子殿下?”

“三郎,我这次寻到了旧衣…以后我穿这样好吗”谢怜发现脸皮修炼了千年还是说不出自己专门上天逮住慕情给自己做心意只为穿给他看的话来

“哥哥怎样都好看”爱人那套悦神旧衣早就不见了,见他这样究竟心思为何花城早就了然。心下一暖,直接将人横抱在怀,眯眼带笑的碰了碰鼻尖

“三…三郎。我在想什么你又猜到了是不是”

“是,猜到了,哥哥在怕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

谢怜无奈叹了口气,既已被戳穿稍微挺直了点上半身紧攥着人衣襟依偎在对方胸膛。“可是三郎…我还是怕,你若是再在我眼前消散一次,我怕我真的挺不过来,会崩溃的”

“不会的哥哥,为你我现在早就变得贪生怕死了,对在怜儿身边的生,贪婪之极”

“三郎啊…”一千多随的太子殿下又一次体会到了所谓“老脸一红”

“那哥哥想去向哪里,三郎都追随你”

“三郎这可真是难到我了,我想去的恰好就是有你的地方”

【双玄】

“贺…”

“重喊”

“明兄…你会弃了我另寻新欢吗?”

“不会”

“真的?骗我就罚你女相跳舞给我看”

“真的,你是风”

“无风不起浪“


评论

热度(1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