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山妖王月吟

hey这儿圈名闽樾,大家喊我月吟就好XD,贴吧ID【kuran绮染】,主混手绘/板绘/APH/王者农药,是个渣渣而且小透明并且是个辣鸡王昭君qaq。企鹅2284324483,确定不来找我玩么?

【忘羡/曦澄】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八

素素正在备战法考和Dele:

夫夫养娃暖甜日常










14一孕傻三年

魏无羡自打牵驴入住这云深不知处,自个也知道拱了二白菜,占了房,不给钱还天天破家规。还有那么点良心的时常带着一群小辈们去历练,夜猎遇着的新情况只要老祖在,小崽子们也格外气定神闲,怕他啥,我们有夷陵老祖,贼不要脸还欺负人的那种,你怕不怕?

可这两天小辈们可犯了愁了,这明明孩子不是魏前辈生的,好好一人咋就傻了呢?

出去野猎,一人独面百来走尸,嘴角一咧轻哼一声,下一秒却扯着嗓子喊

“艾玛卧槽我陈情呢?!啊啊啊思追!景仪砍砍砍!砍他们!”


要不明明是要去冷泉沐浴,拎着新衣皂角,遇上蓝湛的那群白团子,蹲着玩了半晌兔子,衣服也忘了拿就回来。思追来喂兔子见地上空有黑衣不见人,愣是趴地下看了半天反复确认兔子有没有多一只

傻迹众多,我想一一道来,可我惜命,诸位还是自行想象吧

不过凭良心说一句,这事还真不怪魏无羡。老祖爱笑,孩子们在他怀里也多是在笑,若是哭了摇一摇哄得极快,自然多是由她这个“娘”来看孩子。蓝湛心疼,有不怎知道该如何帮忙,就把看孩子的经历转到了看魏巨婴身上

早起给人穿衣,洗漱,束发。饭菜吹温喂到嘴边,一丁点杂活都舍不得让他沾手。这种喊一声“那谁去那哪把那啥拿来”都有人取来果子再把他搂在怀里帮他削皮的日子过久了,魏无羡挠挠头,总感觉好像有什么变小了

奇怪,总感觉自个最近倒着长,想起江澄最近也是大事小事也不雷厉风行了,找只袜子都要喊“蓝涣,涣啊,你见我袜子没”。出了静室去兰室想跟江澄聊聊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推门就听人一句

“魏无羡,蓝涣呢?”


所以说这一孕傻三年还真和怀孕关系不大,只是丈夫们太过心疼爱人,给生生宠傻的



15江澄日记节选

蓝曦臣每日睡前都是要在书案前忙活好一阵子,江澄无事,就开始每日写写日记打发时间

江澄的日记除了封皮上大字写着“魏无羡敢翻立马放狗”之外,就放在兰室桌上

今日江澄把两个赖在自个怀里的团子摘下来放进蓝湛怀里,回娘家,哦不,江家处理纳新弟子的事务去了。孩子还不满周岁,长身体总是困倦,抱了没一会会儿便一个吃着爹爹手指,另一个抱着自己脚丫睡了过去

生怕起身惊扰了小人儿的甜梦,蓝曦臣一手拿起桌上的那本日记翻看

今天蓝梧会爬了,放床上还会自己咿呀叫着翻个面,有点像只小龟(划掉),不对,亲生的不能这么叫

爬得很丑,真的很丑。扑腾半天只能匍匐前进一点距离还没我小臂长。头抬不起来脸一个劲在褥子上蹭

我把他和小月儿抱起来喂鱼泥,两张小脸就那么仰头看着我,笑得口水都流出来,我长得比鱼泥好吃?

我想永远永远他们都是这个样子。

嗯,还有,要和涣活很久,至少不要在他们还不懂事的时候有任何一个人离开,陪着他们,让他们之间的矛盾都能说得开,谁也别瞒着谁。明天去仙观里祈愿,啧,怎么感觉被魏无羡带傻了,感觉有点矫情

去他妈的不管那么多了,反正我就是希望梧儿和月儿,每天都能回到自己熟悉的那个家。就这样
………

江澄现在即使江家事务再多,晚上也是要赶回姑苏的。已过了亥时,轻手轻脚从门口进了屋,已经熄了灯。应当是孩子们被乳母抱去了,蓝涣应当也是睡下了

刚栓好门就忽然被拉入一个带着熟悉温度的怀抱,耳畔恰是爱人温热的呼吸

“涣,怎么了,还不睡?”

“在等你,等你回家”

评论

热度(189)

  1. 污山妖王月吟素素正在备战考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