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山妖王月吟

hey这儿圈名闽樾,大家喊我月吟就好XD,贴吧ID【kuran绮染】,主混手绘/板绘/APH/王者农药,是个渣渣而且小透明并且是个辣鸡王昭君qaq。企鹅2284324483,确定不来找我玩么?

【漠尚】狼漠北+豚鼠清华

素素正在备战法考和Dele:

之前有个小天使给我私信发了长评
感动到飞升!
这是小可爱的点梗表示一下感谢@荷蓮豆草 
漠北狼和清华鼠
似设众多,Ooc预警,再说一遍,Ooc预警!!



“呜…”

草原边缘靠近山谷的处的坑陷里摔进一只刚断奶不久,将将换去幼崽用于隐蔽的黑毛,毛发间夹杂着些灰来。这幼崽生而蓝瞳,是狼群里少有的显贵血统。且牙尖爪利四肢匀称,有朝一日长成必成草原霸主,只是从高处摔下身上又多有伤痕,前腿断折只得蜷缩起身子呜咽,然而狼毕竟血里带着傲,奄奄一息的幼崽尖牙外差着俨然依旧是一副随时决一死战的架势

这小狼原本不过是跟随本族的成年狼外出,谁成想被攻击之后就摔入了坑陷之中


万物皆有灵,多加润养即可化形乃至成仙,不论其在这食物链中尊卑几何。种群之间平等,只是这种群内部斗得厉害。

北疆天寒,地广草稀,冰狼一族常年称霸此处。狼群有一狼王,享尽尊荣,因此如果有狼欲脱出兽胎,最直接的路子就是成为狼群之首那小狼本是狼王之子,因而也成了牺牲品之一。

幼狼架势虽凶但攻击力必然是抵不过成年冰狼,可这忽然出现的不速之客还是吓得坑陷里群居的豚鼠尖叫着群缩在另一头

有一只体格小些的灰色豚鼠也颤抖着想挤进同类中间去,可被几只个头大些的合力推了出去,且又将它往狼崽子那里拱了拱,显然,是打算先喂饱那崽子换几日安宁

坑陷本就小,一边地势高些,狼崽子待在低洼处。几只豚鼠那么一拱,灰色那只咕噜噜几个翻滚就滚到了狼崽子身边,好死不死还撞在伤口上

狼崽儿显然是被激怒,蜷着一条伤腿三肢窜了几步一口咬住最近的豚鼠脖颈稍一用力齿尖便刺破喉管,血滴滴答答流了满地,身子一甩松口将其扔在一边挣扎。不过眨眼,刚才的那一群抱团的豚鼠就死伤一片。狼崽这才叼起一只肥硕的来,然而毕竟地势不平,一个不慎又摔滚回低洼处

那灰色的小豚鼠眼儿圆圆身子本也就圆滚些,在天敌面前缩得愈发像个球。被同类提出来本觉得死定了,偏偏捡了条性命。幸免一次之后,经历过濒死就更为恐惧死亡

豚鼠探出一只爪子去,慢慢接近那狼崽,靠得近了凑上去轻轻舔着狼崽伤口的血污。狼崽儿只觉得这只太小,也不去管它,反倒是被舔的有几分舒服也就吞噬完了猎物打起盹来

说来也是神奇,在这狭小的一个坑陷里,生死面前一狼一鼠也就如此共处了下来

狼崽儿毕竟血统尊贵,豚鼠也时常为保命帮他舔伤或折些野果子来。到了后几日里,狼崽宁肯叼几口尸肉或野果,也没吃这圆滚滚的小灰鼠,只是有时疼了或是无聊了,狼爪拍几下或叼在口里甩出去

那小灰鼠怕得不行,每每都抖得厉害。可狼崽替它赶了蛇又咬死了一只大鸟,小灰鼠除了狼崽身边也哪都不敢去

后来狼崽的伤恢复的七七八,狼王也终于寻来。小狼跑了几步借力一跃恰好被狼王叼住脖颈带出了这坑陷

临了回头看了看那只小鼠,呜咽了声,小鼠也望着它,叼着的果子掉在地上。似乎有那么些不舍起这天敌来

………

数年后北疆冰狼中出了位化了人形且已拥有法里的尊主,内部各部族称其为“漠北君”,是个高大俊朗的男人模样,不过眼眸还是狼时的颜色,蓝瞳如冰

漠北君化形后拜入魔族的麾下,一日从他处回返恰路过那坑陷,今日在看往年那不可逃离的深渊不过齐腰深,往下望去,依稀还看得出曾经那些豚鼠的骨架

细看了一遍,白骨都多是散落破碎。脑海里又独显那灰色的小球来,他还记得那双黑色的亮晶晶的圆眼睛

漠北君遣散了随从,伸手稍一掐决,地面寒冰凝结成块墓碑的样子。在四下寻了几个野果放在冰前,留一个放入口中

酸涩难以下咽,但竟是借着这滋味回忆起漫长岁月里仅存的那段没有浸泡在孤寂的日子。酸味散去,留下淡淡苦涩,漠北君自诩冷漠,可也后悔起为何没再回来看看那小鼠

当晚在所住殿内,漠北君正静坐着忽觉角落有些细碎响动。抬手冰刺在那响动周围钉了一圈。前去查看,期间竟然是一只灰鼠,伤痕遍布皮毛也脱去不少,丑极了。但嘴里还叼这个半青半红的野果,发着抖望着他,眼睛是黑色只是很暗淡了

漠北伸手将它一手拎了起来打量,心底升腾起一股子陌生的期待来。那小鼠伸舌头舔了舔漠北的手心,一如曾经舔舐伤口的模样

“你是那只陪过我的灰鼠?”

小鼠闻言身子不抖了眼底却泛起光来,点了点头

“跟在我身边吧,给你取个名,清华如何?”

小鼠未化形还无法应答,只把那果子松开来放进漠北手心,漠北放入口中,嚼出些记忆里的甜味来

自那以后北疆狼王漠北君怀里,时常会弹出个小毛脑袋来。没过几日又恢复成个灰色的毛皮泛着油光的小球

漠北还是偶尔会来回拨弄那小球,只是比起以前拿狼爪划出伤痕来要轻柔的多。好生养了半年,终于小鼠也在一日傍晚化成人形

是个眉眼周正带着几分清秀的少年,黑亮的眸子里带着些茫然只有望向漠北那双蓝眸的时候才有些色泽


少年张了张嘴,学着漠北属下们唤了一句“大…王”

狼终归还是对这小鼠张开了口,只不过,狼的獠牙最终不过是轻咬了一口小鼠的唇角,只因他觉得自己对这只小鼠,甚是喜爱


评论

热度(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