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山妖王月吟

hey这儿圈名闽樾,大家喊我月吟就好XD,贴吧ID【kuran绮染】,主混手绘/板绘/APH/王者农药,是个渣渣而且小透明并且是个辣鸡王昭君qaq。企鹅2284324483,确定不来找我玩么?

【冰秋】〈蜀道难〉7

水苑子:

原著向,OOC,BUG,有任何问题都是我的锅。


时间线……成亲记后吧,其实也没什么关联,就当是想写一个后续。


前篇→0-1 2 3 4 5 6




【7】




  安定峰推出的新产品风评还算不错,没有太大的问题,沈清秋也是吃过好几回,所以对于盘内装了五颜六色的食物,他没有太大的疑虑就拿起来吃。第一块吃来有着蜜味,但是甜而不腻,爽口,以至于他吃第二块时毫无戒心,才刚咬下去赶紧咽下,蹙起眉头道:“……这啥玩意儿?”


  勉勉强强维持了平时的形象,在咽入后给自己添杯茶饮下,把在喉间盘绕的苦涩给压下去。沈清秋在给自己倒第二回时,看到尚清华露出计谋得逞的表情,欢快地说:“这些是和千草峰合作出品的糕点,你刚吃的是加入能强身健体的药草配方,比较‘苦’……。“


  “已经不是叫作比较‘苦’的范围好吗?”


  根本是整颗黄莲掺下去做的吧!沈清秋真心是这么认为。


  “瓜兄,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别别别揍我!试试这款,深受仙姝峰女修们热爱的,吃了之后能够养颜美容,还能够肌肤吹弹可破,卖到外头的销路也很不错!”


  “得了得了,别欺我了,我一个金丹修为早就是容颜已定,哪需要再多添保养。”


  “你这话不能这么说,现在的世道,男的女的都要保养,看在咱们是老乡的份上,价格算你便宜一点,你要不要带一份回去,瓜──”


  一听对方所言,沈清秋险些不顾形象地要鄙视一番,都是老乡还要付钱这什么道理,而且他都认出来了,有些材料来分明是从他峰上搬过去的,居然还要他付钱买回去?


  不成不成!


  他正准备回绝,却发现尚清华的表情变得僵硬,甚至露出畏惧,但又努力地想要藏起来,并且时不时对他使眼神,可惜他并没有立即注意到,反而还咬了一口食物,在嚼得差不多时才开口说:“瓜什么瓜……”


  “师尊和尚师叔可是想吃瓜?”


  这声问句从背后传来,硬生生让沈清秋僵住了身子,刚入喉的食物较为干涩,不偏不倚正好鲠得他难受,痛苦地连连咳了几声,立刻被身后的洛冰河弯下腰身一把抱住。弟子的举动让他有些难为情,因为是在尚清华面前,不知道之后又会被传得如何,可是抱都已经被抱了,洛冰河还飞快地夺了茶水,将茶盏贴到了他的唇边,好让倾斜的瓷盏里的茶水入了他口。


  连连喝了几小口茶,才化解喉间的痛苦,他顾及还有另一人在看,连忙挣脱了洛冰河的怀抱,只是他这举动做得太大,倒像是对弟子抱有着抗拒与排斥,在一看见弟子露出错愕的神情,他急急忙忙道:“我……为师没事,是说冰河你怎么迳自进来?”


  “……是弟子鲁莽越矩了,因为听见师尊与尚师叔似乎在讨论瓜果,想着宁师姊和师兄正凑巧有带了些回来,想着是不是该回去取些再来。”


  洛冰河意外地不对他的师尊解释缘由,反而是找了其他原因转移对方的注意,只见坐在他面前的沈清秋没有对他的说词有质疑,反而像是松了一口气般,之后目光难得地没有盯着他看,随口同他应了几声之后,与尚清华道别后便步出房间,而且还是主动地牵起他的手。


  这不免让他感受到,沈清秋真与尚清华之间,有着他不知道的共同秘密,否则又怎会做出如此带有着几分做贼心虚的行为。倘若放在往常,沈清秋主动与他牵手,都能让他开心与兴奋,可如今却只有着满腹的疑问,还有那说不清的滋味。


  他被沈清秋一路牵着回了清静峰,此时他才停下脚步,而拉着他的对方也停了下来,转过身来,神情满是困惑地问:“冰河?”


  “弟子错了,不该迳自入房打扰师尊和尚师叔。”


  沈清秋眨了眨眼睫,他不意外洛冰河会认错,一声通报都没有就擅自入房本就很失礼,他是该说些什么,只不过话语才刚到了喉间就被鲠住。因为他瞅见洛冰河的神情带有着脆弱,尤其是那双眼里透露的情绪。


  他曾经看过。


  那是在被系统惩罚而窥看到原主的记忆时,他见到被泼了茶、还是小小少年的洛冰河,眼里有着让人心疼的脆弱与强忍,以及卑微地乞求着能够被原谅。沈清秋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当时希望自己能够让那孩子不要哭了,可是如今的他却带给眼前的洛冰河不亚于那时候的伤害。


  沈清秋微微低头,看了看两人相互牵起的手,为什么他没有注意到,对方被他牵住的手,一路走回清静峰的路上,手指在触上他的手掌时是有着颤抖,明明很想牵住他的手却是反反复复握紧了又松开,于是当他再次抬头注视洛冰河时,便紧紧地握住对方的手。


  “为师没有怪你。”


  一瞬间,洛冰河有种想哭的感觉,不是以往为了引起沈清秋的注意所闹的小情绪,而是真的很想哭,他连控制都来不及,泪珠子一颗颗簌簌落下。站在他面前的对方一见他哭就是露出怜爱,一步向前走来,举起另一没被牵起的手,用着衣袂为他拭泪,然后抱住了他。


  “不哭了哈。”


  沈清秋的言词,让洛冰河更是难以忍住,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问的话不敢说,他要的不是沈清秋在这件事情上原不原谅他,而是他打从一开始的行为,才是最想得到原谅的。但是他绝对说不出口,他知道沈清秋会给他一个答案,那答案绝对不会是他想要的,而他已经不想抱持着得过且过的念头继续相处。


  他吸了吸鼻子,努力让自己的情绪缓和下来,也回抱了他的师尊好一会儿,之后才放开。


  “师尊,我们快回去吧,弟子都准备好饭菜了,就等着和你一起吃。”


  沈清秋见弟子虽还红着眼眶,但看来已经不会再哭,这才放心下来,不过他还是继续为对方擦了擦眼泪,之后紧握住洛冰河的手,温柔地说:“好,为师已经等不及了。”



评论

热度(151)

  1. 577水苑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