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山妖王月吟

hey这儿圈名闽樾,大家喊我月吟就好XD,贴吧ID【kuran绮染】,主混手绘/板绘/APH/王者农药,是个渣渣而且小透明并且是个辣鸡王昭君qaq。企鹅2284324483,确定不来找我玩么?

【冰秋】茧里蛾(16)

沈老师在地上砍的沟子:

武侠paro,魔教遗孤冰x散侠沈


私设如山


(1)(2)(3)(4)(5)(6)(7)(8)(9)(10)(11)(12)(13)(14)(15)


打魅妖,篡改了魅音夫人的卦


大量原文参考




 


 


 


    


    


    最终还是两个人一起去除妖了。




    一路上沈清秋跟在柳清歌后面,也不敢吭声,气氛尴尬的很。




    他这个师弟跟他关系向来不怎么好,年少时没少掐架,直到十年前他下山游历,两人关系还僵得很。柳清歌这人责任感很强,对他这种只顾逍遥自在,不管宗门死活的“散侠”向来嗤之以鼻,如今只恐怕……




    “呃,柳师弟……”最终沈清秋终于奈不过尴尬,开口道,“师门近来可好?”




    柳清歌冷哼一声:“十年渺无音讯,现在倒记得苍穹山是你师门。”




    沈清秋小声争辩:“师兄我不也寄信回去了嘛……”




    话音未落,便见柳清歌回过头甩给他恶狠狠的一瞥,沈清秋当即就噤了声。




    话不投机半句多,两人一路沉默,直到一阵曼妙旖旎的歌声萦绕山谷。眼见着深山老林中浮现出一片花廊,满架紫藤寒冬腊月竟也繁花似锦,浓香四溢中诡异非常,廊上牌匾招摇写着“百媚府”三个大字。




    只见洞口里窜出了几个水灵灵的丫头,娇声喝道:“来着何人?”




    沈清秋见那几个女孩看着稚嫩,不打算与她们动武,和颜悦色道:“这里是……”




    他招呼还没打完,柳清歌反手伸到背后,乘鸾出鞘。一道寒光闪过,伴随着惊天巨响,花廊的柱子就断成了两截,紫藤花瓣纷纷落落满地,廊上牌匾咔啦一声摔碎在地上。




    那几个姑娘都从小在百媚府长大,哪里见过这种架势,齐刷刷尖叫一声,吓得瘫倒在地大哭起来。




    一时间四下里都是小女孩抽抽噎噎,哭哭啼啼之声。沈清秋揉揉耳朵,“师弟,你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柳清歌不耐烦道:“邪魔歪道,何须怜惜。身为武林正道,理应嫉恶如仇。”




    沈清秋语塞,只得拉下斗笠挡住面上尴尬。




    就在此时,忽听得洞中有人道:“两位大侠好生粗鲁,把奴家这些小丫头吓成这样。”




    温言软语中,只见一身着绿裙的婀娜女子款款走来,腰臀款摆,风姿绰约,举手投足间媚骨天成。




    被柳清歌吓哭的那些小丫鬟哭诉道:“魅音夫人,这修士好生吓人!欺负我们!”




    柳清歌毫无愧疚之意,扭过头不打算搭话,沈清秋只得硬着头皮客气道:“损毁夫人洞府。并非本意,只是我等受幻花宫之托,还望夫人将洞府中的那些男丁放回。”




    “男人,什么男人,”魅音夫人回头看了看她那些小丫鬟,娇笑道,“大侠说笑了,百媚府不收男弟子呀。”




    柳清歌冷笑:“我不介意将你这洞府拆了找人。”




    魅音夫人眼珠一转,柔声道:“既然如此,那请两位大侠随奴家来。”




    都到这里了,还能怎么办?沈清秋不打算在这里和她们动武,不然自己失了大半武功的事情肯定就得暴露,如此只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给柳清歌使了好几个眼神,对方才哼了一声,勉强将剑收回。




    魅音夫人引着他们二人进入洞府,到一处石桌旁坐下,颇为殷勤地斟上酒,道:“两位大侠请在此稍等,若是烦闷,奴家给两位卜算些风月之事,给两位解闷?”




    柳清歌正襟危坐,苦大仇深地皱着眉头,看都不看魅音夫人一眼。


沈清秋不是没有考虑过姻缘,只是如今他二十有八,孤身一人在江湖飘荡,实在难说能有什么女人缘,叫人算也难说能算出什么来,但还是点头应允。




    魅音夫人嫣然一笑,翻出一朵娇艳的花蕾,送到沈清秋面前:“请仙师辞息。”




    沈清秋微微低头,在那花蕾上轻呼一口气。




    魅音夫人再收手时,花苞已然缓缓绽放。她捏着花茎,举到眼前,面上笑容却僵住了。




    “您过往的确是孤身之势,可近来又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红线。”




    沈清秋愣了愣神,孤身倒还能理解,但他可不记得过往有过什么姻缘。他前半辈子过得凄苦,后来一直在苍穹山修行,只有近十年游历红尘,却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自己那小徒弟身上,何来风月一说?




    如此一来,沈清秋原本没什么兴趣也不由得好奇起来,可只见魅音夫人面色一沉,看上去似有些难以启齿,支支吾吾道:“唔……对方,年纪比您要小。辈分,或说资历……也不如您。




    年纪和资历都比他大的女子,沈清秋也没见过几个,倒也合情合理。




    “此人常伴您左右。你们都曾经救过彼此的性命。”




    沈清秋只觉得心里咯噔一下,一种不祥之意油然而生,“此人相貌如何。”




    “一等一的好。”




    “……那天赋,武功呢?”




    “天资过人,武功高强,身份显赫。”




    沈清秋只觉得嗓子都哽住了,僵道:“你方才说,此人长伴我左右?”




    魅音夫人点头,“红线有一段极为浅淡,或许会经历短暂分离,但最终仍会重新聚首,此人对您……”




    “你莫要说了。”沈清秋语气艰难,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看上去备受煎熬。




    魅音夫人眨眨眼,却又加了一句:“这红线最后,却断得可惜啊……”




    沈清秋听她这么一说,长叹了一口气,也不只是惋惜还是释然。




    “不准。”他闭上眼,苦笑道,“算得不准。”




    魅音夫人不服气:“为何能笃定奴家所算不准?”




    一旁的柳清歌听得云里雾里,“什么胡说八道的玩意,废话少说,你到底放不放人!”




    “你!我算得重来都准,你又不懂,才叫胡说!”




    柳清歌早就不耐烦了,一见对方翻脸,话不多说一掌拍下,石桌整整齐齐地列为两半,乘鸾应声出鞘,剑气如刀削。




    魅音夫人勃然大怒,拍手道:“都出来!”




    刹那间上只见魅音夫人和她那数十名侍女把他们团团围住,伴随着一声尖锐口哨,所有的侍女身上的衣服齐齐爆开!




    沈清秋大惊失色,他是听说过这百媚府的女子最喜欢这种群魔乱舞的杀手锏,可当着画面真出现在眼前,眼前一大片白花花肉里的汪洋大海,还是让他这个连女人小手都没摸过的人大跌眼镜。




    沈清秋只觉得脸上臊得滚烫,急忙闭上眼后退两步,直接撞上了柳清歌的后背。而后者根本不为所动,一剑横扫一大片,杀得好不痛快!




    魅音夫人一见所有的侍女都上阵都没能迷的了两人的魂魄,花容失色,提起裙子就跑。柳清歌提剑便要追,沈清秋急忙将他拦住,“料他们也兴不起风浪,不要打了。”




    然而柳清歌却不回头,沈清秋只觉得不对,凑过去一看,只见柳清歌目光闪躲,脸红得不成样子。沈清秋暗道不好,急忙伸手去捉他的脉门,一握住便觉得他皮肤温服偏高,把脉了一阵,便明白是哪里不对了。




    沈清秋干咳两声,踌躇道,“柳师弟你现在……感觉如何?”




    柳清歌大喘了口气,咬牙切齿道:“不好。”




    沈清秋只觉得心里拔凉,只觉得此处非久留之地:“柳师弟你先在这里打坐,师兄去把那些人放出来!”




    他拔腿就走,然而柳清歌一只手如精钢铁爪猛地搭上他肩头:“你跑什么!”




    沈清秋暗道你我二人向来看不顺眼,如今你这天天只会打打杀杀的中了这药,留在这里怕是要被揍掉半条命。




    就在这时,沈清秋余光看到洞府角落的那一个花池,当机立断,一把便将柳清歌推了进去,然而没想到这种时候柳清歌反应却异常敏捷,一把揪住他的后脖领,扑通一声,两人便双双跌进了池子里。




    沈清秋呛了好几口水,差点被浮在水面的那些花瓣噎着,急忙从及腰深的水里爬起来,扶着池边咳嗽。




    他回过头去,却只见柳清歌不仅没好些,一张脸已经彻底红到了脖子根,火烧云似的看着令人心惊。




    “……师弟?”




    柳清歌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沈、清、秋!”




    沈清秋顿觉危机感涌上心头,“师…师弟你先自己调息,师兄我先走一步了!”




    说罢他从池子里爬出来,两步做一步跑向了洞府深处。




    百媚府的过道深邃悠长,身后水声逐渐远去,沈清秋在将半吊着的心放下来。




    将柳清歌留在那里……应该没事吧?




    然而他刚松了口气,却只觉得四周空气温度也高的不像话,方才在洞府若有若无的熏香到此处味道更为浓郁刺鼻。空气潮湿粘腻,沈清秋有点不清醒,半天才意识到那池水恐怕也有问题的……




    完了。




    剩下一点走链接








tbc.



评论

热度(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