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山妖王月吟

hey这儿圈名闽樾,大家喊我月吟就好XD,贴吧ID【kuran绮染】,主混手绘/板绘/APH/王者农药,是个渣渣而且小透明并且是个辣鸡王昭君qaq。企鹅2284324483,确定不来找我玩么?

【花怜】万神窟醉酒车 与君赴月 7000+

everyday want forgiven😌:


#醉酒play 酒后羞耻发言
#第一次发车 ooc是我的
#无脑车不要在意太多




​月明星稀的中秋深夜,人间的万家灯火将熄未熄,鬼市却鬼声鼎沸,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谢怜缓缓踱着步子踱回了鬼市附近的一片较为安静的树林,知道观中有人等着他,步下仍是悠悠的。倒不是不想走得快,只是难得一次中秋佳宴,难免被众神官灌了好几杯酒下肚。他自恃是仙体中的仙体,百弯不折,百折不挠,却也抵不过那琼浆玉液灌进肺腑庙,何况他酒量本就不好,这上好的仙中酿更是浸得谢怜浑身软软,眼前蒙蒙,思绪也跟着乱了些。他可不想一副醉鬼的样子去见花城,自是先选择在这凉风习习的夜里吹吹风醒醒脑。

只是走了一两圈却没见清醒多少,谢怜思索几分,终究还是怕花城等他等急了,这才加快了步子赶回了千灯观。

谁知千灯观却空无一人。

谢怜迷迷瞪瞪地巡了一圈,没找到那个红衣的身影,巡到第三圈时,才兀地发现那扇专门用来做阵的阵门上,一个鲜红欲滴的缩地千里阵赫然在立,显然是刚不久才画上去的。

谢怜跟那上面的阵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有些恼自己这醉了后迟钝的反应,随即才打开那扇门,毫不犹豫地踏了进去。

果不其然,是万神窟。不同上次神像感染法力之时他要蒙头乱闯,还要借自己的神像问路,现在谢怜已经对万神窟轻车熟路,这次他法力没有上次那么充沛,神像们都维持着本来的动作,木然而沉默。谢怜一心只想找到花城,此时无意欣赏,转过几个弯,一个红衣身影终于出现在他眼前。

谢怜眼睛一亮,花城正背对着他,而他的面前,似乎也站着一个什么人。谢怜却根本无所谓,喜道:“三郎!”

花城倏地转过身来,挑起一边眉毛,嘴角带笑迎了上去,“哥哥终于回来了?”

花城一离开,之前他面前站着的那个什么人也现出了形,谢怜本来眼中只有花城,只是余光一扫,还是看清了那人的真面目。

那不是什么人,却又是一尊他自己的像。

不是太子悦神,也不是醉酒像,而是一尊再普通不过的白衣道人像。眉目温好,唇角含笑,背后一斗笠,素身一道袍,不仗剑不拈花,只是微微抬起手,仿佛是搭上了面前的什么人。

花城的手艺自是不必说,那神像刻的是他如今的模样,从身形到神态都和谢怜本尊几乎如出一辙,那眉间三分坚定,三分慈悲,三分柔情,简直栩栩如生,谢怜站在那神像前,就像照镜子一般奇妙。

天下奇技巧功无数,玉石匠们再纵横天下的手艺怕也是临不出花城手下神像的一丝一毫,只因为那信徒澎湃的忠诚敬爱早已融于手下笔法刀工,一颦一笑间足以见他情真意切的一片赤诚。

谢怜不禁更是动容,那颗被酒浸得微软的心又是酿得晃晃悠悠起来,仿佛最柔软细腻的一块地方被不轻不重地击了一下,弄得人心绪暖洋洋软乎乎的,他温声道:“三郎……”

花城知道他看到了,笑得更开怀,携了他的手,走到那神像前,正要说什么,突然挑起一边眉毛玩味地看向谢怜:“哥哥,你喝酒了?”

窟内昏暗,刚才站得远,花城自是没注意他醉得红晕横生的脸和难免沾上了酒气的衣襟,他这句话没有任何责怪调笑的意思,谢怜却突然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摇摇头,又点头道:“难,难得中,中秋宴,赏月斗戏,喝了几杯,不…不多的。”

接下来上车




石墨文字1:https://shimo.im/docs/o7WlqToly5QjTOBi


石墨图片2 https://shimo.im/docs/W8lmo9xSoOUmTLda


微博图片3 https://m.weibo.cn/6265445229/4244227838405172

评论

热度(8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