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山妖王月吟

hey这儿圈名闽樾,大家喊我月吟就好XD,贴吧ID【kuran绮染】,主混手绘/板绘/APH/王者农药,是个渣渣而且小透明并且是个辣鸡王昭君qaq。企鹅2284324483,确定不来找我玩么?

【漠尚】我的爱人住隔壁 (现Pa)(八)

素素正在备战法考和考研:

医生漠北X写手清华

单数章戳安安@若水卿安 


08

尚清华感觉自己是真的作了个大死,感觉脑子里有根筋一跳一跳的牵着大半个脑袋跟着疼,尤其是刚才为了早点逃开起身起的猛,疼痛几乎是从侧脑炸开来,昏昏沉沉的甚至如同刚喝完一整瓶二锅头

出了漠北家,松了口气身子也忽然窜上股子酸软,右手扶着墙慌慌张张几步回到自己家,钥匙在锁扣旁捅了好几回才捅开门把自己藏回那个自己这种人该待的狭小杂乱的小空间里去

进了屋尚清华跌坐在客厅地上的懒人沙发里,那东西说是沙发其实说白了不过是个八十块网购的球形软垫,人坐进去也就随人体的轮廓凹陷下去。颈部没有支撑,这么一坐头往下一坠,那疼又转瞬蔓延过整片头皮

“卧槽…”尚清华双手捂着脑袋,身子往下滑了些转为躺在地下头枕着垫子的姿势,一时难受勾出几分委屈竟鼻头也开始发酸。

就不该贪凉不该赖在漠北家里睡那一觉,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难受,要不会不会…能实现自己最初脑海里设想的大王夸赞他的模样

尚清华翻了个身,一条胳膊从胸口滑下摔在地下。“我他妈瞎想什么…”尚清华蜷起身子,这样躺还能看见自家地下那一地的饼干渣调料沫,漠北是什么人,自己是什么,当人家跟班都算抱着大腿了,凭什么去期待那么多,搞的自己自作自受的失落难受

此刻隔壁漠北小心叠好那一床毛巾被,翻折间还能闻到不属于自己的,薄荷香沐浴露的味道。归于独处漠北才分神去看四周,屋子被收拾的甚至比自个走之前还要干净,打开冰箱满满的食材如果不是这冰箱是自己挑的,里面还放着几瓶同事送的酒,恍惚间都觉得这不该是平时那个冷冷清清的屋子。打开几个抽屉,满满都是饼干,果冻等等的零食

还真是有点像那人儿的风格,漠北忽然顿了顿,关了冰箱。四下环视,看见自己的被子也被搭在阳台的晾衣杆上,凑近些隐约还有阳光晒过的清香,身子已先一步行动埋脸细嗅这久违了太多年的味道,都有些不确定记忆里母亲抱着自己一起去晒被子的记忆到底是不是真实

本想拿起手机出于教养的谢那人一句,走到桌前余光却瞥见掉落在地下的那包冲剂。没拿走吗?说来刚刚他为何忽然走的那么急,像是要躲什么,自己吗?

漠北捡起那包药摇了摇头,还真是应了自己那小叔的话,小时候烦人,长大了这性子又差,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人受的了

男人忽然觉得胸口闷的慌,一手拽了拽领带松开两颗扣子,仰面靠在沙发上依旧有些喘不过气。手里还捏着那包冲剂,捏了捏,颗粒摩擦的沙沙声搅的心里更为烦躁。克制不住的回想刚才他的样子,隐隐懊悔着想要是自己能说出些别的什么,像别人那样关心的话来,他就不会逃开。虽然不是这方面专家,医生的职业素养还是能敏锐判断尚清华刚才状态非常不好,不禁回忆起两人的初见就是因为他忽然晕倒在面前

心脏忽然一坠,漠北直直站起身来,暗道糟糕就让他这么回去如果晕在家里岂不是…岂不是?自己这次为什么会牵挂起一个不相干的人来,不对,不是不相干,尚清华他…

思绪越来越乱,是多年未有过的感觉。漠北攥紧那包冲剂,对,自己是医生,和第一次一样这次也不过是职业病发作罢了。便欲推门,手搭上门把手又退回,拎了那礼品袋子出了门

站在尚清华家门口,漠北君清了清嗓子抬手按响门铃。房子里一阵乱响才传来把手转动的声音

尚清华已经因为高烧有些昏昏沉沉,起身撞倒了一堆地下散放的听装可乐。只来得及穿一只拖鞋就赶去开门,身子没有力气开门,几乎是靠自身重量压开的把手歪斜着靠在门上,看见来人嘴里有点苦,咽口唾沫强压下差点又翻涌上来的那些不和身份的瞎想。头还昏沉着,侧靠在门上实在是不太想再去说些个客套的话来

“大王…怎么了”

漠北扫了一眼这人状态,明显是已经发起烧来,怎么能有人就这么不在意身体?随着门完全打开彻底看清对方屋里情形的漠北皱了眉头,凌乱,带着饭菜发馊的些许异味,别说风格连家电都不齐全,怪不得身子瘦弱成这样

“你发烧了”

“还好…大王您休息吧,我没事,睡会就成,明儿您还能吩咐我干活呢“

漠北完全不理会这些废话连篇,直接伸手摸上对方额头,有些烫手。看来这一包冲剂是肯定不够的

“跟我去取药”

“别别别,不麻烦大王了,您那药都是好贵的那些,我已经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了…哎大王里头乱!我收拾一下你再进”

漠北已然踏进了屋子,大手一把握住尚清华小臂中央,明明是个青年却瘦得漠北的手几乎可以完整包裹一圈,拉着他进了屋子寻到卧室方向就拉着尚清华进去稍一使力,青年就仰摔在床上那堆在一起的被子上

“躺着,我去取药”

忽然又一个袋子被扔在尚清华身边

“给你的”

不等尚清华打开袋子,男人就已出了门,神色似乎有那么点…奇怪?

尚清华慢吞吞把自己拱进被子里,从袋子里拎出个软乎乎的东西,定睛一看是个半身大小的巨大瓜子抱枕


抱枕?给自己的?大王给自己的?大王挑给自己的?大王这是出差给自己的带了,这应该可以算作礼物吧?这已经多少年没收到过礼物了?大王他…?可是不管怎么说,不论那些期望是真是假,收到礼物这件事是真实而且可以抱住的

尚清华把整张脸都埋进那个巨大的瓜子里,肩膀一抖一抖抱紧瓜子笑声一声一声从喉咙深处传来,脸颊蹭了蹭瓜子上的一层细绒,擦掉几滴眼角的泪

忽然间就欢喜极了,刚才的一切都可以当作没有发生他从来都没有丧过,相反,只觉得欣喜极了

于是当漠北拿着退烧药和一瓶昆仑山的瓶装水回来后,就看见那青年双手把瓜子举得高高又猛地抱回怀里,搂着那瓜子在小床上滚了一圈,弯弯的眼睛不知为何格外的水亮

不过是个路边小店里一百来块钱的东西,就能让他从之前的无精打采转瞬笑的像个孩子,不,可能眼前的这个青年,真的有点像个孩子,但他拥有自己不曾体会过的天真…不知不觉间,当漠北看见大概是烧傻了的尚清华抓住瓜子两边往中间挤,颇有点要挤开瓜子皮剥出个瓜子仁的架势,也忍俊不禁

“吃药”


“对对吃药吃药,大王吩咐的一定办到!嘿嘿嘿,我绝不放弃治疗,早日康复效忠大王!”说着还转过那张眼睛都笑成条缝的脸,朝漠北敬了个礼

门口的男人看似无奈而厌烦的摇了摇头扔了盒药过去,实际上视线却怎么也离不开了

评论

热度(170)

  1. 污山妖王月吟素素正在备战考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