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山妖王月吟

hey这儿圈名闽樾,大家喊我月吟就好XD,贴吧ID【kuran绮染】,主混手绘/板绘/APH/王者农药,是个渣渣而且小透明并且是个辣鸡王昭君qaq。企鹅2284324483,确定不来找我玩么?

【聂瑶】崽崽与你 (上 )【bjd相关】

妙蛙橘砸:

金光瑶收到消息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造孽啊!他点开图片看了一眼立刻把图片缩小,不忍心再仔细看第二眼,他扫了一眼消息,内容是“这个能修吗?”

金光瑶勉强拧着眉头点开图又看了一眼,嫌弃地回复“不能。”

那边回得倒是很快,说“价格不是问题。”

金光瑶忍住了自己的白眼,回复道“这个娃鼻尖整个都磕掉了,没有办法修的。损伤太大了,磨改不可行,一弄整个鼻子都没了。补土的话,这样的位置做出来非常突兀,没法看。”

“我听不懂,所以还有什么办法能修好这个东西。”

几句话金光瑶就看出来是一个圈外人士,可能是弄坏了别人的娃,也不知价格不知珍贵,大大咧咧随随便便的就说价格不是问题,可能以为这个不过是几十块钱的小玩意儿,金光瑶嗤笑了一声,从自己的收藏图片里面找出来经典表情包,“别动我的娃娃,你们赔不起。”随时准备发出去。

“修不好的话,重新买一个行吗?”

金光瑶没发表情包,立刻轻车熟路的去官网找了那个娃的资料发了过去,说“这个娃早就闭仓了,当时限量就是50体,有价无市。”

“没有别的办法了?”

“有。”金光瑶恶毒地回复,“赔钱。”

这是一个刺激的环节,尤其是对于这种完全不知道价格的人来说,很可能听完之后就怀疑自己,不过是一个树脂小人,怎么就值这么多。

金光瑶正等着报出一个数字,回复却让他很难过,那边发了消息过来,“钱本来就是我给的,赔钱没意义。”

金光瑶的恶言恶语堵在心口,憋屈的十分不舒服,说“那没办法了,我能提供的意见就这么多。”

他没有再回复消息,继续去做自己的事情。那个娃他当然认得,就算磕掉了一整个鼻子他都不会认错,因为那个娃娃精致的眉眼,是他想了许久,和人讨论着,废了好几版草稿,然后仔仔细细一点点画出来的。这个娃的主人他也认识,一个娃爹,不差钱品味也好,愿意花心思。所以他看见那个娃在照片里被放在地板上镜头凑近拍破损的鼻子的时候才格外的不舒服,他倾注在上面的心血和别人的爱意,被不相干的人随意的轻贱,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损毁了什么的,大概的态度也能猜到,无非就是玩物丧志,这个年纪的人还玩娃娃真是幼稚,再过分一点,就朝着下三路去了。

金光瑶是圈里小有名气的妆师,尤其擅长古风,他最近妆额开得多了些,不用投邮件拼手速,随约随画,口碑很好。

他懒得回复,准备继续去肝头,看到那边回复,“我知道你有一个同款,你卖给我。”

金光瑶连多一个字都懒得打,转手就把人拉黑了,什么毛病?那边弄坏 别人的娃娃,这边转手就财大气粗的想要从这里买一个,虽然钱很好,有钱就是了不起,金光瑶看着自己面前放着的娃头,要不是为了攒钱,自己也不会一个月开那么多的名额,但是这次是真就是,千金难买他乐意了,反正娃圈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也收不到的东西。

金光瑶安安静静地画了一会儿,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是正主哭嚎来了,金光瑶看着这个三不知的id,被一串嚎啕大哭的表情刷了屏幕,那边疯狂的打字道“芳芳!!!!我的崽!她坏了!!!!!”

去你的芳芳,金光瑶的id叫敛芳,大家都正正经经的叫这个名字,唯独三不知每次都管他叫芳芳,金光瑶觉得自己一瞬间就成了村口扎着羊角辫的村姑,正在围观这个村子里最傻的小伙子蹲在家门口一边擤鼻涕一边哭。

三不知大概还是觉得打字无法打出他的悲伤,干脆给金光瑶发了语音,声音难过得都在颤抖,“我今天和我大哥吵架,对就是我的金主大哥,其实是他单方面对我发火,然后我就没忍住顶了两句嘴,然后就发生了单方面的武力冲突。”

“你都几岁了你哥还打你。”金光瑶回复,心里越发的觉得三不知的大哥真是个有巨大问题的男人,几句话就能刻画出一个独裁专制暴戾的栩栩如生的标志大男子主义者形象。

“没打我啊,”三不知说,“他就拍了一下我的桌子,但是191的男人拍桌子是一般的拍桌子吗。那就是八级地震发生在我的桌子前。”

“然后你的崽,她摔了。”金光瑶沉重的说。

“是的,我的崽,我最爱的女鹅。她就掉在了地上,鼻子没有了。我觉得是修不好了,”三不知发了图片来给金光瑶看,金光瑶不得不说,就算是一样的灾后现场,三不知也拍得更让人痛心疾首。

“嗯,不太修得好,修好了也不是以前的样子了。”金光瑶说,“你问了别人了吗?”

“问了,都是这么说的。”三不知说,“但是我还是想修一下。补成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总比这样坏掉我看着他心里好过一点。”说着三不知又嘤嘤了起来,“他碎了,我看着她的鼻子碎在了我面前,有人在用刀扎我的心用火烤我的心,我的心也碎了。”

“你大哥怎么说?”金光瑶不打算告诉三不知,他大哥不知道用什么渠道,已经提前找到他的这件事,“弄坏了就这样了?现在三岁小孩父母丢了孩子玩具还要跟他道歉呢。”

“我现在离家出走,”三不知说“待在我家小区的花园里,反正我大哥一会儿就要出门,他在家的时候我不在家这个事就算成了。他给我打了钱。”三不知叹口气,“我估摸着他可能意识到了一些问题,去问了人或者搜了价格,然后打了一个非常好的数字给我,如果可以,大概能收三个大全套的崽的钱,但是,”三不知哎了一声,“去哪儿也买不到啊。接这个崽就这么几个人,我也没看出来谁舍得转。”

金光瑶听着没说话,三不知继续发语音,“他以前扔掉过我的手办,大概就是那种放到网上去他要被人大骂几千层楼的恶劣家长。他就是个工作狂,没什么兴趣爱好,而且一直牛逼得闪闪发亮,他是真的理解不了我这种读书不行做事疲软还爱好小众的人。他对我也是真的好,没他我别说养娃,我可能连娃的头毛都抢不起。”

“别想了,”金光瑶说,“你把头给我寄过来,我试着给你补补土吧。”他当然不会去分析三不知和他大哥的问题,错误的使用爱的方式的家长又不是没有见过,他母亲以前也会把自己以为最好的东西塞给他,也不管合不合适,他甚至一瞬间有一点羡慕三不知,这种粗暴得甚至错误的方式背后,大概是对最亲密的感情的一种自信,人们总是对最亲近的人为所欲为,他已经没有母亲了,至于父亲,他的生命里并不存在这种东西。

金光瑶放下手里的娃去给自己做饭,他美国的学校已经申请下来,学费和生活费不是一笔小开支,就算有奖学金,他也要尽可能多的为自己存钱,面条下到锅里的时候,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金光瑶看着那个陌生电话,想都没想就接起来了,现在会用电话联络的人大概只剩下了快递和外卖,他喂了一声,听到了一个低磁的男声,带着些许的尴尬问他,“你是芳芳吗?”
“三不知?”金光瑶皱着眉头问,“别叫我芳芳。”

“我是他大哥,我想问你那个娃你卖不卖?”

“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金光瑶暴怒,“你再打电话我就报警!!!”
“你不准说脏。。。”

金光瑶啪嗒挂掉了电话,还不准我说脏话了,你管得很宽嘛这位哥哥,他麻溜的把电话拖进黑名单,心想大概三不知的大哥是找到了他们两个快递信息或者其他的交流,所以联系到了他。

金光瑶越想越不解气,抬手就把电话打了回去,那边接起来金光瑶这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这位先生您这样的行为很像变态好吗!!!!您是不是有病有病就去看医生,我说了不卖不卖!你自己弄坏了你弟弟的娃娃自己去想办法不要来烦我,有钱真是太了不起了,我今天还就仇视有钱人了!”

“我没办法。”那边听着金光瑶的骂,竟然没有挂电话,只是这么说了一句,“我不知道你们圈的这些规矩,怀桑也不会告诉我。”

“可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金光瑶冷漠道,“我的朋友我的客户都是你弟弟,不是你啊,我没必要画个娃娃还为全家人服务吧。”

“那我成你的客户呢?”那边问。

“哦?”金光瑶笑起来,“你要找我约妆画娃娃吗?我这个月已经排满了,下个月开始接受邮箱投递,当月五号晚上八点开始预约,娃社名称写好,你的联系方式,我下个月只开两个名额,先到先得。我的邮箱是xxxxx。就拼手速网速和运气咯,”金光瑶说“你要是抢到了,那就很公平。我会回答你的问题,毕竟我人好,负责洗白的。不过首先,你需要一个娃的脑袋。”

“好。”那边竟然是这样的回答,“下个月联系。”

在金光瑶把这件事完全忘在脑后的时候,他收到了两封邮件,格式整齐,发送时间精准无比,因为他压根就没有开邮箱投妆,所以三不知的大哥,毫无疑问的就是前两名。话是自己说的,事情就要自己咬牙完成,金光瑶磨着牙回复了邮件,语气十分的官方,然后拧着眉头把联系方式从黑名单里放出来,说“这是我的地址,你把头寄过来吧,包装好一点,记得保价,要求攻受色系忌讳要不要面纹,拿张纸条写清楚。”

每一个字都是汉字,每一句话,都看不懂。

那边电话直接打了过来,说“我和你同城,我能明早上班的时候直接送过来吗?”

“你是不是要跟我真人pk,”金光瑶胆战心惊地说,“我知道你191,我打不过你。”

“现在是法制社会,”那边的声音有点无奈,“我只是觉得很多我不懂的问题,当面跟你确定一下会比较好。”

“行吧,”金光瑶勉强答应,“你明早几点过来?”
“早上九点,”那边说,“明天见。”

金光瑶挂掉了电话,重新又去查看了一下邮件,他看了一眼那两个娃娃的型号,差点爆笑出声,三不知的大哥大概是去看了他的购物车,然后把能最快拿到现货的两个入了手,可惜了三不知太太的心头好一直是大女,除非特别戳心,一般不接男崽。
这次他大哥入手的两个都是叔叔,更加糟糕的是,其中那个80叔,正是三不知和金光瑶吐槽的时候说的,“这个80叔的脸卧槽啊哈哈哈哈哈是我这辈子看见过最像我哥的脸了,怎么说你看看评价,生气的叔叔皱着眉头的叔叔凶凶的叔叔,我第一次在娃社评价下面看见那么多叔叔,人家别的娃都是被叫小哥哥的。这个崽,真的凶,而且还高,我简直要脑补是不是看了我大哥的照片捏的。”

“所以你准备接一个回家?”金光瑶说,“你大哥打你,你就拿他的娃娃撒气?”

“我怎么敢,”三不知说,“我顶多给他换换衣服换换发型而已,我大哥白费了那么好的个子那么好的身材还有一张男模脸,永远就穿一类衣服,真是可惜。”

“男模脸。。。”金光瑶笑了一下,这是大多数丑得很特别的一种新的说法,同理对应鲶鱼脸和高级脸,真正担得起这个称号的人寥寥无几。

对于这次见面,金光瑶的态度非常的随意,大概就是保命要紧,一旦发现不对,就赶紧跑路。所以当他穿着运动鞋慢悠悠的叼着豆浆的吸管下楼,看见站在楼梯口的男人的时候,他是真的有点后悔。

男模脸也分强行尬吹男模和真正眉目凌厉轮廓分明的男模,也分走百货商场婚纱秀和蓝血的男模,金光瑶觉得自己不应该根据一些言行就粗暴的脑补别人的长相,毕竟眼前这个男人,很显然是后者。

男人靠在他的越野车旁边,两个娃的官盒被他抱在手里,西装笔挺的男人和那两个长盒子并不相称,但显然已经有人把盒子当成了装长枝玫瑰,还有上班的人频频回头来看,显然金光瑶住的这个小区很普通,很少有这么贵的车会进来。

金光瑶几口把豆浆喝完,走到了男人面前,露出一个微笑,说“三不知大哥?”
“芳。。。”

金光瑶立刻打断了剩下的那一个字说出口,他疯狂点头说,“是我是我。”
男人说,“我叫聂明玦。您好。”

“您叫我阿瑶就行,”金光瑶说,“娃娃给我吧。如果您不画体妆的画,可以只把头给我。”

金光瑶看着聂明玦拧着眉头看着他,如果不是他知道这种情绪叫做费解的话,他会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能让男人不满意了,气势强横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大概就是你的任何一种情绪,在别人看来可能就都是生气。

现在是面对客户了,要放平心态,耐心洗白,认真讲解。金光瑶说“娃娃的头是可以取下来的,这样比较方便寄送。体妆的话。。。”

“你拿去画就好,随你喜欢或者随怀桑喜欢。”聂明玦说,“我只是想知道我现在是你的客户了,你的娃娃能不能卖给我。”

“不能。”金光瑶接过娃娃,说“千金难买心头好这句话聂先生应该知道。”

“那你。。。”聂明玦顿了一下,说“这两个娃娃挺沉的,需要我帮您送上楼去吗?”

“不用,”金光瑶说,“我能抱得动。妆期两周,下雨天顺延。定金200,支付宝和邮箱一样,您转账给我就行,娃娃到时候要寄还是要面交,我再和您联系。”

“如果我想把这两个娃娃送给怀桑当作赔礼,还需要买什么东西?”聂明玦问。

“这个您自己问他比较好,”金光瑶说,“我觉得看别人购物车和淘宝记录,不算是一种很礼貌的行为。

“他用的是我的zfb账户。”聂明玦说,“我只是看了一下自己的账户而已。”

金光瑶满脸写着服气,说“那您有空的时候给我看一眼,他选了哪几套男装吧,我可以帮您看一下尺寸,顺便根据衣服可以大概确定一下,他想要什么风格,这件事我会为您保密,就当作给他的一个惊喜好了。”

“麻烦你了。”聂明玦说,“我去上班。”
金光瑶点点头,抱着两个娃娃挺直了腰背往楼上走,这就是装逼遭雷劈,两个娃真的挺重的,他不应该硬要面子,拒绝聂明玦帮他把娃娃送上楼的好意,毕竟他住在七楼,没有电梯。

金光瑶气喘吁吁胳膊发抖的扛着两个娃娃回到家,坐在地板上放空的时候,想了一下聂明玦的那张脸,和被他抱上楼的娃,差不多五分相似。若是上了妆面,大概就是七八分了。

聂怀桑选中的衣服在中午链接就发给了金光瑶,金光瑶看了一下,是聂怀桑一贯喜欢的那几位太太,尺寸也选得很好,恰好就是今天送来的这两只崽的尺寸,真是安排得明明白白,金光瑶看着就知道聂怀桑是何居心,他最近疯狂追一本小说并向他激情安利,甚至动了心思,想接娃来cos自己心水的两个角色,如今一看衣服的风格,金光瑶确认无疑就是那两个角色。

金光瑶截图了要买的几款衣服发给聂明玦,说就这两款,照着怀桑选的尺寸买就行了,现在刚好还在预售期,等一个月之后发货时间也差不多。

收到的回复差不多再金光瑶的预料之内,聂明玦问“为什么所有的东西都要等。。。我买两个娃娃问过来几乎都说要等三个月以上,现在这两个存粹是因为刚好有现货,买衣服也要等一个月。”

“因为喜欢的东西值得耐心等待。”金光瑶说,“时间会冷却欣喜,也可以凸显珍贵。您需要一点耐心,您可以不用理解这些东西为什么要等那么久,您的耐心用在您兄弟身上就可以了。”

那边停了一会儿才回复金光瑶的消息,“怀桑和你说过这件事吗?”

“说过,他说他的崽被你弄坏了,他知道修好的可能性很渺茫。对你大概是,敢怒不敢言?”金光瑶想了想,换了个说法,“或者说,他对你的行为表现出来的理解,比你对他表现出来的理解,多出不少。”

“他很生气?”
“你不要套我的话。”金光瑶说,“你们亲兄弟的家事,不要让我掺合。两个都是我的客户,我一视同仁。”

“好。”聂明玦回复,“那几套衣服,我能寄到你的地址吗?到时候你能帮忙穿一下衣服,然后整套的送给怀桑?”

“那你还要买眼珠和假发。”金光瑶说。
“你帮我买吧。”聂明玦说,“你想要的东西也可以一起买,你付款申请我代付就可以了。”

霸道总裁般的宠爱,金光瑶想,手上打的字却是,“我有点好奇你弟弟这次是对你发了多大的火,让你愿意算是费心来跟他道歉?”

“他说我是个控制狂…”那边停了一下,“虽然我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他还说我活得非常自我中心,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想法,不愿意去看看别的自己不了解的事。”

金光瑶恶毒补刀,“他说得没错。”金光瑶想了想,“你希望他好和你对他好这件事区别很大,聂老板需要改进的地方还很多。如果你不希望你们的关系被几个小娃娃就毁掉的话。”

金光瑶在别人看来一直都是无比贴心想人所想的人,可是洞察人心的背后,就是他如果要照着你的心飞刀子,也一定扎得快准狠。他准确无误的指出了聂家兄弟的问题。

聂明玦说,“我下半年要送他出国,他带着一箱娃娃去读书,也好过和我怄气然后去外面惹事生非要好。”

“是。”金光瑶说,“不过我觉得怀桑大概是憋着自己搞事那种,不太会去外面惹事。他只是不符合你优秀的标准。”

“他姓聂,自然应该符合聂家的标准。”聂明玦说。

“要是不符合呢?”金光瑶随口反问。

“生活会推着他走。”

—————TBC—————
我的老聂和瑶瑶都送妆去了 阿妈寂寞如雪 先发上 提醒我快把下写完

评论

热度(495)